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音乐学院女生被暴奸完作者不详-偷拍区偷拍

音乐学院女生被暴奸完作者不详-偷拍区偷拍
偷拍区偷拍“老三你选的这个地方真不错。”

  朱雷睁开眼睛,发现文音就在自己身边,也正在试着睁眼适应室内的亮光。两个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第一次打量袭击自己的猿猴人和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建筑工地地下室的下一层,修好以后应该是大游泳池的所在地,非常大的一个大厅。因为没有修好,所有的地面和墙壁都是粗糙的水泥,有的地方连固定水泥用的草席或者木板还没拿下来。大游泳池的轮廓倒是有了,是个50X30米的水泥底大坑,五个猿猴人和两个美女现在就站在这个坑的坑底。现在所在地应该是将来的浅水区,周围是一米高的水泥坑壁。坑斜斜地向另一头延伸,在另一头坑壁大概变得有三米高。整个大厅随着铁门的反锁被封闭,离工地的地面还有两层,别说工地上一般没人,就算是有人,这里的大喊大叫也不会被听见。大厅的四周挂着十几个大功率的白帜灯,大概是以前停工的时候整个工地上的照明设备都被集中扔在这里,现在照得整个大厅象白天一样亮。虽然是夏天,但是因为是地下室,所以温度很低,加上害怕,文音一直在不停地打抖。

  朱雷和文音互相扶着站着,被五个猿猴人松散地包围着。其实现在他们已经摘下了猿猴面具,看上去很年轻,大概就是附近的高中生。老大脸上上有一道伤疤,长的很凶;老二则有一双狐狸眼,显得很狡猾很坏;老三的个子很高,有一米九几,大概就是第一个露面的猿猴人;老四矮矮胖胖,显得很暾实;老五年纪最小,大概才十一二岁,根本才是个初中生。

  “哈哈,欢迎来我们色狼帮作客” 。狐狸眼首先流里流气地说话。

  “你们俩可真漂亮啊,是亲姐妹吗?”矮墩子看着两个音乐学院的高才生直流口水,他好像有点弱智缺心眼。

  刀疤脸也不停地上下打量两个美女。“确实是漂亮啊。”

  “你们到底想干什幺?” 朱雷鼓足勇气反问道。

  “哈哈,嘻嘻…” 五个中学生报以一阵嘻笑。“干什幺?当然是干你们啦。” 刀疤脸阴笑道。说完两眼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两个美女,连续停留在两人因紧张和愤怒而剧烈欺负的胸脯和下阴部位。在这种眼光下,文音和朱雷都有虽然穿着衣服却无可逃避的感觉。

  “还等什幺,你们脸蛋这幺漂亮,赶快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身材是不是也一样漂亮。” 狐狸眼跟着说。

  “嘿嘿,听不懂吗?”刀疤脸冷笑道,“我们鉴赏过你们的脸蛋了,满分,现在想看看你们的身材,请把衣服脱光吧。”

  “什幺…?” 虽然早就知道这五个流氓大概要干什幺,但是真地说出来还是让文音和朱雷吓了一跳。虽然文音的聪明和朱雷的干练在音乐学院都很有名,但是现在两个人谁也没有办法,也不知道应该干什幺,只好呆呆地站着。

  “他妈的,快脱!” 五个流氓里年纪最小的那个初中生虽然人小,下手却一点不留情,他原本站在两人身后,一脚踢在文音屁股上,把比他大六七岁的文音跌跌撞撞踢出去一下跌到矮墩子怀里。“哈哈哈,这幺着急啊” 矮墩子一把抱住文音,肆无忌惮地扭着她的乳房。

  “住手!” 朱雷冲了过来,一把把文音拦在自己身后。刚要说什幺,忽然惨呼一声,被高个子一拳打倒在地,痛苦地扭动着。一直没有出声的高个子下手竟是五个人里最狠的。在他面前两名女生根本没有还手的力量。朱雷倒在地上,疼得两眼冒金星,刚想爬起来,只见高个子托托两声把球鞋甩掉,他原本没有穿袜子,就那幺光着脚踏过满是石子沙子的水泥地走过来,一脚把朱雷的脸踩在脚底。一股脚丫子的恶臭差点把朱雷熏晕过去。

  朱雷的左脸被高个子的脚丫子踩着,右脸被压在水泥地上的一个草垫上。朱雷的双手无助地抓着高个子的脚脖子,徒劳地想把高个子的脚移开,却根本摇撼不动高个子一米九几的身躯。初中生伏下身子,看着朱雷在臭脚丫子和水泥地之间被挤压变形的脸,哈哈大笑,“这下美人可不漂亮了” ,说完也学高个子,甩掉球鞋,拿穿着臭袜子的脚去揉朱雷因为被挤压而翘起来的鼻子。

  “哈哈,瘦美人” ,狐狸眼向着在边上吓得动弹不得的文音说道,“你要想胖美人的头不被踩爆,就赶快自己把衣服脱光吧。” 文音被吓得思想一阵空白。根本动不了。

  “啊…” 地下朱雷的一阵惨呼把她惊醒。高个子全力地踩着朱雷的头,仿佛是踩灭一个烟头。朱雷的短发凄惨地散开在他的光脚和水泥地之间,健康的身体徒劳地在地上扭动着。 刀疤脸示意高个子把脚劲放松一点,说道,“如果你再不脱,你好朋友的头即使不爆,她的脸肯定是没法要了。”

  “你裙子的屁股上还印着我的脚印呢。” 初中生怪笑道,“快脱了,让我们看看你真正的光屁股吧。”

  文音一阵慌乱。平时拿主意的都是朱雷,现在朱雷已经被打成这样,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继续受苦。既然肯定要被侮辱的,就先把朱雷救下来再说吧。想到这里,文音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似地把手拿起,开始解衬衫扣子。

  她的细微动作没有逃脱狐狸眼的观察。“哈哈,美人下决心了,脱衣SHOW开始。” 文音对侮辱的话充耳不闻。她今天穿着一件短袖衬衫,里面是一个简单的胸罩,下身是白色的半长裙。文音的手颤抖着解开了衬衫的扣子,一颗…两颗。“快脱阿!” 矮墩子怪叫道。文音慢慢地把衬衫脱了下去。五个流氓似乎是被文音只穿着乳罩的身材惊呆了,一时没人说话。忽然,初中生虎的一声,从背后出手把文音的乳罩抓了下来。“太慢了,我帮你。”

  文音惊叫一声,双手环抱,护住露出的胸脯,但是四周都是色狼,不知往什幺方向躲。矮墩子则“呀虎” 怪叫一声,靠上前来,两下把文音带这初中生脚印的裙子和内裤扯了下来,随后退后,把破烂的衬衫、乳罩、裙子和内裤远远地扔开。文音除了脚上的木底凉鞋,全身精光赤裸。她羞辱地低下头,一手护这两个软绵绵的雪白的乳房,一手护着露出的下身。

  “还挡什幺呀?” 初中生笑道,“挡的了前面,你的光溜溜的屁股可露着呢。” 说完伸手恶狠很地掐了一把文音的光屁股蛋,“真软,真滑”。文音一把护住自己的光屁股,含羞忍辱地躲开,转过身子,在五个流氓的包围下赤身裸体,无处躲藏。

  “哈哈,被掐完屁股,还想让我掐奶子。” 初中生一直在文音背后,现在总算看到文音的正面。

  “老规矩,从小往大来。” 老大发话。

  “好啊” 初中生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掉了脏西西的T血和短裤,挺着30厘米长的阴茎,光着屁股就穿着双又脏又臭的球袜踏着水泥地向文音走去。文音本能地想往后躲,没两步,光屁股却撞到了一个热呼呼的东西。“这幺着急,等老五老四他们都上了你才轮到我呢。” 狐狸眼哈哈大笑,五个流氓不知什幺时候都脱光了衣服,晃着各自丑陋的阴茎向文音嘲弄。

  文音还想躲,双手被狐狸眼从后头紧紧抓住,紧跟着膝盖被人一点,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的草垫子上。狐狸眼腾出一只手,抓住文音的长发把她的头向后,顶着个热乎乎的肉棍,狐狸眼的阴茎在文音纤细的脖子上蹭着,两只毛绒绒的大黑腿在文音光滑的裸背上磨着,两只大臭脚还抵着文音的光屁股。不过文音没时间管这些,因为初中生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左右开弓,用自己的大阴茎打着文音的耳光。

  文音被人拿阴茎打着脸,嘴不由自主地张开,初中生热乎乎的阴茎竟然捅进了文音的嘴里,不管三七二十一乱捣,弄得文音的舌头无处可放,脸蛋则被捅得时高时低。

  “他妈的,这光屁股小妞还不会用嘴侍候人。” 初中生骂道,尽管实际上文音大他十几岁。

  文音脚上的凉鞋早不知到哪里去了,她赤裸着雪白的身子和屁股跪坐在自己的光脚,被人揪着长发扬着头,嘴里衔着初中生勃起的阴茎,终于忍不住开始痛哭。泪眼朦胧中,文音被初中生推倒在草垫子上。初中生随后爬到文音的身上,两人赤裸的肉体最大程度地接触着。文音的乳房被初中生的胸膛压得扁扁的,初中生故意左右摇晃,弄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忽然,一个热呼呼的肉棒顶在了文音的两腿之间。

  “不要!” 文音几乎是用尽力气地喊。

  “女人,觉悟吧。” 大笑声中,那个肉棒,沾满了文音的口水,滑进了文音的阴道。

  “ 啊…” 文音两条光溜溜的的玉腿痉挛似地举起,夹住初中生的腰,两知光脚架在他紧蹦蹦的片亚洲综合股上,一声长长的惨叫标志着她处女纯洁的最后防线的陷落。

  文音的赤裸的雪白的肉体,在初中生同样光溜溜的裸体之下凄惨地蠕动着。随着初中生的光屁股在文音两腿之间开始大起大落,并不时左右摇摆,文音作为女人最隐秘的阴道被男孩子的阴茎肆意侵略。文音的双手被拢过头顶,被狐狸眼的臭脚踩着动弹不得,双腿虽然自由却被挡在外围,只能踏蹬。她用脚后跟打初中生大动不止的光屁股。

  文音象一个失去防卫能力的城市,在野蛮人的蹂躏之下婉转哀啼。 一边的朱雷已经被高个子从地上扯起来,昏头昏脑间,身上仅有的T血和牛仔短裤以及内裤、凉鞋被围上来的刀疤脸和矮墩子几把扯掉。在搏斗中朱雷的气力已经几乎耗尽,三个性欲冲动的男孩勃起的阴茎在朱雷的肚子、光屁股上顶来顶去。朱雷看着地上的文音一丝不挂的雪白的身体在初中生凶恶的光屁股下无奈地蠕动,文音雪白的光腿在空中乱踢,因为在地上来回磨蹭,文音的脚底板沾了很多尘土会砂子,肮脏不堪。朱雷想到这就是自己马上的命运,不由感慨万分。

  三个流氓中矮墩子排行最小,按规矩先来。矮墩子搂着朱雷一起倒在文音边上的一个草垫子上。朱雷死了心,决定接受命运中不可抗拒的污辱,没有激烈反抗。

  矮墩子也喜欢拿自己的阴茎打美丽的光着身子的大姑娘的脸,朱雷只是闭着眼睛默默忍受。甚至当矮墩子把阴茎硬杵进朱雷嘴里的时候,朱雷也只是顺从的把嘴张得大开。看着漂亮能干的音乐学院高才生含着自己又粗又脏的阴茎,矮墩子不由性欲高涨。不过看着朱雷逆来顺受的样子,颇没有征服感。他打了个手势,边上的刀疤脸和高个子心领神会,淫笑着按住朱雷光溜溜的肩膀,把她彻底按住仰躺在地上。然后两人一人抓住朱雷的一只脚踝,把她的身子扳成Z型,双脚高过双肩,彻底露出了少女私处。

  朱雷虽然做好思想准备被流氓侮辱,准备被男孩的阴茎捅进自己的阴道并在自己的肚皮里射精,但是这样羞辱的姿势还是让她受不了。但是现在反抗已经晚了,朱雷的双脚被两个流氓紧紧握住,再也翻不回去,双手则分别被踩在身体两边,整个躯体雪白光溜,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矮墩子用手胡乱搓着朱雷的阴毛,手指头胡乱捅着。朱雷发誓自己虽然立刻就要被人强奸,但是绝对不又哭又踢,象边上的文音那样白白地刺激侵犯者更加疯狂。她屏气咬唇,短发零乱,双肩因为紧张而锁骨深陷。

  矮墩子跪在朱雷之前,拿着又粗又大的阴茎在朱雷的光屁股蛋和大腿内侧打着,慢慢接近朱雷的阴唇。朱雷的阴唇很大,很厚,象主人紧紧咬住的嘴唇一样紧闭着。但是其陷落是早晚的事。朱雷光着身子仰躺着被摁在地上,等待着悲惨的命运。她怎幺料得到前面命运之屈辱根本不是她所能想象。只觉得屁股眼一热,矮墩子竟然没有进攻她的阴道,而是把龟头顶向朱雷的屁眼。“阿。。。” 朱雷在这意料不到的打击下终于不争气地叫出声。

  她所能做的就是尽量收缩臀大肌来防止肛门被丑恶的阴茎插入。但是矮墩子似乎很有经验,他只是不紧不慢地把阴茎在朱雷的屁眼外戳着。每秒钟对他来说都是主动在握,可是朱雷却不敢不时刻把屁眼夹紧,精神上还要忍受几个流氓“真紧” 之类的话语侮辱,更何况几个流氓一会捏捏朱雷的鼻子,拍拍她的脸蛋,揉揉她的乳房、软腰,甚至扯她的阴毛,捅她的阴道,虽然知道现在朱雷的屁眼还没有失守,但是全身其他地方已经被几个流氓开发了个遍。随着对屁眼和乳房等处攻击的时紧时松,朱雷可爱的脚掌被刀巴脸和高个子攥在手里,一会儿脚趾紧缩,一会儿痉挛地向反方向翘去,不一会朱雷已经是满身大汗。

  矮墩子久攻不下,也有点着急。他猛地向高举在空中朱雷的脚底板挖去。又疼又痒的感觉使得朱雷猛一阵扑腾,象个翻不过来的乌龟一样四肢抽动,终于屁眼一松。矮墩子的阴茎长驱直入。“唉呀…” 疼痛和屈辱终于使得朱雷眼泪长流。在流氓得胜的嘲笑中, 朱雷赤裸的身体无力地抽动着,继续为人作为肆意取乐的工具。在边上的狐狸眼看得高兴,狞笑道:“女人嘛,就是光溜溜香喷喷给男人玩的玩具,就算你心里恨死我们了,但是你的身体却不得不继续为我们玩弄,哈哈哈哈。”

  刀疤脸笑道:“老四这幺弄可不是香喷喷,他妈的大美人一个被他弄了屁眼以后肯定臭轰轰,呆会儿你负责把她洗洗我才继续玩。”

  矮墩子边干边道:“奇怪啊,这个胖美人不臭呢” 。原来朱雷自中学起就养成晚上十点左右上晚自习时排便的习惯,现在直肠里根本没有异物,加上最近是夏天吃得又清淡,所以屁眼在矮墩子阴茎的进进出出之下并没有散发臭味,只有点淡淡的酸臭。发现了这点, 几个流氓你摸我弄,惊讶不已。而光着身子被人屈成羞辱姿势的朱雷,屁眼被人如此研究 ,不由更加痛哭。

  一时之间,废弃工地地下室里姑娘的哭声,流氓的淫笑声响成一片。朱雷和文音光着身子肩并肩躺在草垫子上,虽然心里屈辱万分,却毫无办法阻止流氓拿自己的身体玩乐。

  大概由于屁眼比阴道要紧很多,虽然矮墩子后来,却第一个射精。他显然是此道的老手。只见他左弄右捣,每次都能逼得朱雷从直肠里排出一些气体,在他的控制下发出“普普” “ 休休” 或者“趴趴” 的放屁似的声音。虽然不臭,却羞得朱雷恨不能立刻去死。他猛地把阴茎从朱雷的屁眼里拔出来,朱雷刚觉得松快一些,矮墩子上前一步,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喷射在朱雷脸上,延着她冰晶玉洁的脸蛋流到嘴里。屁眼被人开了包,又被人看着精液在自己脸上流淌,不由气愤之极,却没有办法。不过看着她紧咬银牙的劲头,矮墩子却也打消了把阴茎伸进文音的嘴里让她舔干净的念头。

  那边初中生在屁股大动一阵以后,浑身痉挛,双腿伸直,脚趾紧绷,全身重量压在耻骨上把阴茎深深刺入文音的阴道,随着屁股沟的几下抖动,显然是在文音的肚子里射了精。

  文音终于也认了命,停止了痛哭,闭着眼睛流着眼泪,赤裸着雪白的肉体,躺在男孩光溜溜的身体之下,接受着精液。狐狸眼用脚弄弄文音的脚,笑着对初中生说:“老五你太不够意思了,你看人家老四,把胖美人干翻成那样,还是处女呢。”

  “老三,到你了,干哪个?” 刀疤脸问高个子。 高个子一直在帮矮墩子干朱雷的屁眼,听了这话回过头来,往文音身上爬去,说道:我还是干这个开了苞的吧,让老二去开哪个还是‘处女’ 的美人吧” 。淫笑中,狐狸眼大模大样地压在了躺在地上无力挣扎的朱雷的雪白的裸体上,说道:“这幺漂亮的美人身上有这幺多洞,我可不挑最臭的那个。”

  这时,狐狸眼也过来换下矮墩子,扑在了朱雷身上。朱雷虽然刚才屁眼被人开了苞,不过矮墩子一直是跪在她的腿间,被狐狸眼爬上身来面对面压着还是觉得极端羞辱。两人身高差不多,光着身子叠在一起正好鼻尖对鼻尖,眼睛不过相距20厘米。朱雷紧咬嘴唇,丹凤眼冷漠地着狐狸眼。狐狸眼的上身压紧朱雷的赤裸的乳房,两人的肚子贴肚子。朱雷感受着两腿之间那个热乎乎的肉棒的蠕动,就是这个东西马上要戳进自己的肚子,在乱七八糟胡一通之后射入精液,而自己处女的纯洁也将随之而去。

  狐狸眼看着自己胯下的这个绝色裸体美女,不由性欲大发,他看着朱雷冷冰冰的样子,不由凶道:“臭小妞,屁眼也给人开了,光着屁股被人骑了还神气什幺,看老子呆会叫你后悔被你妈生下来!”

  他一回头,看见初中生正在摆弄他们带来的摄影机,叫道:“老五,大特写,呆会让光屁股小美人自己看看是怎幺被开苞的”。

  朱雷虽然屁眼被人干了,早已死心不再反抗保卫自己的阴道,但是听说要摄像还是羞辱难当。但是她的体力早已耗尽,而稍一挣扎屁眼更是疼痛不已,只能眼睁睁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狐狸眼一边挪动光屁股把阴茎对准、滑入自己的阴道,一边随着阴茎的深入冲自己得意洋洋地挤眉弄眼。朱雷不由深深感到作为一个被人强奸中的女孩的悲哀。虽然朱雷的智力、能力、学识都比这些流氓高很多,却只能无助地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地躺在冰冷的地上任人把自己的身体当作玩具来取乐。朱雷感到狐狸眼的阴茎越来越深入,终于在阴道内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痛苦边上。

  初中生架起的摄像机忠实地工作着,记录着这悲惨的时刻。从初中生选取的特殊特写角度,狐狸眼的光屁股推着黑龙般的阴茎不断深入,而朱雷的阴唇则无可奈何地不断被挤开,吞入越来越多的黑龙。

  终于,狐狸眼的光屁股猛地压下,朱雷的光屁股则剧烈抖偷拍区偷拍动,却被狐狸眼的阴茎死死顶在地上,处女之血,或者说曾经是处女的美人之血,流了出来。面对此情此景,光着身子被人压在胯下,被人一边嘲弄一边拿阴茎猛捣,还被同时录像,虽然朱雷的精神很坚强,作为一个十九岁的姑娘,还是没法力挣扎着,眼泪又流了出来。而朱雷赤裸的肉体上猛烈捣着光屁股的恶魔,看到自己胯下被侮辱的一丝不挂扭动着髋骨的美丽姑娘的反应,不由更加得意,就象一个劣童看到自己恶作剧的成功,更加卖力地折磨自己的牺牲品。

  一边的文音情况更惨。高个子身体高,阴茎也长得可怕,足有40厘米。虽然文音刚被初中生开包,阴道里也留这初中生的精液润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性交,被超长的阴茎捣得死去活来,大声呼痛,到后来嗓子沙哑,几乎喊不出声音。初中生则也转移目标,开始拍摄文音被干得生不如死的场面。直到高个子在一阵大动中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文音的肚子。几乎同时,狐狸眼也在朱雷身体里射精,伴随的是朱雷近乎绝望的最后的一声长长的惨叫。

  接连遭到强奸之下,朱雷和文音再也没有力气挣扎,象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任人摆布。老大刀疤脸在旁边看了很久,哪能再忍。指挥手下把两个光着身子的姑娘面对面摞起来,朱雷在上,压着文音。刀疤脸爬上朱雷的光屁股,开始从后头侵犯朱雷。

  虽然朱雷和文音是好朋友,但是还从来没见过对方的裸体。现在被这幺光着身子放在一起,乳房对乳房,肚子对肚子,阴毛对阴毛,想到自己刚才在对方眼前被流氓扒光衣服强奸,都是非常羞愧。但是刀疤脸却毫不怜惜,他一会捣几下朱雷,一会捅几下文音,换来换去,弄得两个姑娘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而朱雷的光屁股摩擦在刀疤脸的肚子上,终于让他忍不住,他一步爬起,把朱雷翻过来,准备在她嘴里射精。朱雷虽然已经精神恍惚,但是最后的关口死不松口,刀疤脸怪叫几声,大量的精液再次沿着朱雷漂亮的脸蛋流淌,直滴到底下文音的脸上。

  “完了吗?” 朱雷想。她现在刚刚被人强奸,屁眼被阴茎捅了,脸上还被射了流氓的精液,已经彻底没有抵抗的意识,只希望这五个人赶快把文音和自己放回去。

  “站起来!让我们仔细看看你们的光屁股。” 初中生继续拿着摄像机上下左右录着象,一面发命令。朱雷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这种生气的表情非常动人,加上朱雷现在浑身又一丝不挂,把几个流氓看呆了。

  高个子看到两个刚被强奸的姑娘不配合,上去刷地一声,狠抽了文音一皮带。“啊!” 文音纤细的背上顿时多了一道红痕。“你要是再不动,你的好朋友就要继续受苦了” ,狐狸眼狞笑道。矮墩子也冲上来,对着朱雷的光屁股就是一脚。“唉呀” ,朱雷的尾椎骨似乎都断了,也忍不住呼痛。“你也一样,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把你好朋友的腰给踢断” ,矮墩子对着文音喊。

  文音和朱雷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奈。为了不继续让对方挨打,两人赤身裸体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现在听我的,” 初中生命令道,“立正!” 他喊正军训的口令。正规军训的时候女生们都从来不好好练习队列,何况是现在。但是在高个子刷刷两下皮带之后,两个女生还是强忍羞辱光着身子以立正姿势站直。

  边上几个流氓大饱眼福 ,初中生则四下围走,前后录像。文音的长发整齐地披散在她的肩膀上,纤细的裸背,苗条的腰,光滑的屁股,细长的双腿,精巧的脚踝,可爱的光脚,看得初中生一边录像一边 忍不住伸手去捏文音的光屁股蛋。文音的屁股被人捏着,却又不敢闪躲,只能稍微晃动一下,眼睛看着自己的鼻尖,银牙咬唇,无奈地忍受。初中生又转到前头,开始从头脸到胸脯到肚子到阴毛到腿脚拍摄文音的大特写。文音的下巴很小巧,脖子细长,衬托出大大乳 房的柔软。两个红亮的乳头随着文音因为冷和害怕的颤抖而上下跳动。文音默默站着,唯有她在水泥上的两个光脚丫的不安扭动显示着她内心的恐惧。

  “这个瘦美人奶子还真大。” 狐狸眼伸手毫不在乎地捏住了文音的乳头。文音的身子往后一晃,看到边上跃跃欲试的拿着皮带的高个子,只好不继续躲开。狐狸眼的另一只手则揪着朱雷的乳头,象是在揪一个橡皮筋,“这个胖美人的奶子反倒小点,怎幺揪也没这幺大” 。朱雷的身材确实没有文音好。她的腰腿要粗一些,但是放在一起绝对肉感。朱雷的乳房是小巧型,调皮地往上翘。现在被人如此玩弄和评论,朱雷倍感受辱。

  看着朱雷怨恨的眼神,狐狸眼反而兴奋起来。“这幺漂亮的姑娘,光着身子表面上看都那幺高雅,谁会想到里面是刚被灌了一肚子精液呢。” 他嘲笑着说。“而且屁眼还在火辣辣地痛吧,哈哈哈哈。” 矮墩子补充。

  接下来的时间简直是恶梦。在初中生的命令下,两名光着身子的美女时而立正,时而稍息,时而原地踏步,向左转向右转。几个流氓在边上则放肆地比较着两人的屁股的丰满或者光滑,乳房的坚实或者柔软,腰肢的纤细或者灵活,阴毛的丰茂或者弯曲,甚至脚丫子的形状。文音和朱雷羞辱得无地自容,而这一切都被摄像机忠实地记录着。

  接着文音和朱雷又被命令躺下,自己屈起双腿打开来彻底露出少女的神圣部位。这在两人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是正常状态,这几个地位低下的流氓一辈子连跟这两个高傲的美女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可是现在居然能够仔细比较两人的阴道和肛门。狐狸眼更是又各种尖刻的话嘲笑着两人脏西西的脚底板。

  随后,在高个子挥舞的皮带的威胁下,两名光着身子的女生又被迫在水泥地上象狗一样爬来爬去,还被迫亲吻几个流氓的臭脚甚至光屁股。在流氓的欢呼和嘲笑声中,两名一丝不挂的赤裸着雪白身体的美女的高雅风度彻底扫地。

  但是还没有结束,不久几个流氓竟然再次勃起。朱雷因为性格比较钢硬,裸体被迫作着屈辱动作的时候总有点别手别脚,惹来三个人同时侵犯。高个子躺在地上,朱雷被迫赤身爬上他的身体,咧嘴呼痛中,眼睁睁看着他的超大阴茎再次贯穿自己的阴道。狐狸眼则大大咧咧拿起阴茎从后面捣进朱雷的屁眼。看着朱雷因疼痛和屈辱和颤抖不已得光屁股上的肌肉,狐狸眼一面进出一面用力啪啪打着朱雷屁股蛋的“耳光” ,弄得朱雷真是恨不能自杀算了。而初中生则挺起阴茎来到朱雷的面前四下乱捣。乳沟、鼻孔、耳孔、嘴巴,无孔不顶,又把热呼呼的肉棒和湿呼呼的睾丸在朱雷脸蛋和额头上使劲摩擦。

  旁边的文音则被矮墩子开了屁眼。矮墩子似乎专门喜欢干屁眼。文音一丝不挂以狗爬式爬在地上,矮墩从后面掰开文音的屁股沟,阴茎长驱直入少女的肛门,疼得文音爬在地上拼命摇头,长发零乱,涕泪交流。

  矮墩子似乎总是不能长久,很快就在文音的直肠里射了精。刀疤脸挺棒就上,他的花样最多。先以老汉推车的姿势从后面侵犯文音的阴道,推着她绕着在三个流氓夹攻下生不如死的朱雷转圈;接着又以观音坐莲的姿势把文音纤细的裸体抱 在怀里摇曳。然后命令文音弯腰站起,两手撑住膝盖,他从后面插入文音的阴道,顶弄得文音站立不稳,长发乱晃;接着又转到文音前面,把她拉直身体,两人面对站立,把阴茎插入文音的阴道,肉体全面接触,跳起贴面舞,文音长发垂肩,泪眼朦胧,仰面看天,呼冤无门;接着他又把文音的两条赤裸的细长的美腿盘在自己腰间,甚至屈至肩上,阴茎插在文音的阴道里,抱着文音四下乱走,周游列国;然后他似乎累了,放下文音,一起在地上继续性交。什幺狗爬式,龟腾式,比目鱼式,69式,三春驴式,用各种淫不忍睹的姿势,把文音折磨得死去活来。

  不知什幺时候,和朱雷性交的三个流氓已经先后射精,把朱雷的阴道、直肠和嘴巴里灌满了精液。随后一起观看刀疤脸和文音的性交表演,并不停评论和为老大加油。其姿势之繁多新奇连朱雷也不知不觉看呆了。一切过程都让矮墩子拿摄像机从头到脚记录下来。

  终于,刀疤脸恢复了传统的传教式,爬在文音的肉体上屁股大动,不久在文音的肚皮里射出了股股精液,完成这这场马拉松式的性交。

  “传教式射精,美人你有没有感觉精神上升层次啊,哈哈。” 狐狸眼最后还不忘嘲弄浑身上下里外已经被污辱遍的文音。

  强奸两场,五个流氓也似乎累了。他们居然拿出准备的面包矿泉水吃起夜宵来,不知要拖到什幺时候才放人。文音朱雷也被给了两瓶水,她们确实又累又渴,就这幺坐在地上光着身子喝起来。她们以为几个流氓马上就要离开了,还省了点水大概洗洗被污辱至极的脸蛋、乳房、屁股和阴部。但是很快她们就片亚洲综合道自己错了。

  初中生最先恢复过来。他又拿起摄像机命令道:“起立,立正” 。有了前面的经验,两名裸体女生知道抵抗是徒劳的,顺从地爬起来站直了自己的身体。

  “跳舞。” 狐狸眼在后面乱喊命令。文音和朱雷是音乐学院的学生,虽然舞跳得非常好,不过绝对不是在这种场合跳的。

  “他妈的!跳!” 刷的一声高个子的皮带又来了。朱雷终于忍不住这无休止不断升级的对肉体和精神的污辱,再次眼泪流出,哭喊道:“你杀了我吧!”

  “老三” ,刀疤脸喊住了准备大力鞭打美人赤裸肉体的高个子。他打了个手势,手下心领神会地去四周收集器具。他对一丝不挂抱在一起哭成泪人的两个女生道:“很有骨气啊,好,老子最喜欢啃硬骨头,把她” ,他一指朱雷,“拖出来” 。

  高个子上去拽着朱雷的头发把雪白裸体的朱雷拉到的游泳池边上靠着水泥墙壁立着,虽然朱雷哭着抵抗,但是还是三下五除二把朱雷的双手给绑在背后。其他人这时回来,竟然取回了几个工地照明的白帜大灯。大灯开了很久,光线刺眼,几百度的高温,连着电线被放在朱雷脚下。朱雷还有点迷糊,不知道要干什幺。高个子抱起朱雷,竟然往大灯上放去。“刺拉” 一声,大家似乎能够闻到朱雷娇嫩的脚丫被大灯烤胡的味道,“哎呀。。。” 朱雷惨叫一声,反射地缩回这只脚,但是另一只脚不可避免地落在另一个大灯上,又是“刺拉” 一声。高个子和狐狸眼看得哈哈大笑,他们只是从旁边扶着朱雷维持她的平衡,任由光着屁股的姑娘在滚热得大灯被烫得乱跳。

  大灯从下面照射上去,把朱雷哭喊的脸庞,抖动的乳房,乱蹦的光腿和两腿间的阴毛、阴道照得毫发毕现,初中生大声呼好,“跳的这是什幺舞啊,哈哈” ,同时开始录像。

  “唉呀。。。放我下来,。。。我跳舞,我跳舞。” 刚强如朱雷终于开始求饶,在此之前,那怕是被人捅屁眼的时候她也是尽量不发一声的。

  “晚拉” 刀疤脸狞笑道,“我就喜欢看这种舞” ,说着,他转向在一旁惊呆了的文音,“瘦美人要不要也跳这种舞蹈啊?”

  “不。。我自己跳,我自己跳,” 文音吓得语无伦次,终于忍住羞耻开始摆动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开始跳舞。

  矮墩子拿出一个录音机,开始放音乐,竟然是霹雳舞的音乐。文音的霹雳舞跳得很好,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能跳?不过在刀疤脸的威逼下,终于开始跳霹雳舞。只见光裸的雪白的身体柔软地扭动着,向污辱自己的流氓献上卖力的服务。流氓们准了很多舞蹈音乐,文音不得不跟着音乐变换舞步,只见长发飞舞,光屁股摇摆,乳房抖动,光腿飞踢,脚丫时时打击地面啪啪作想,文音一会跳霹雳舞,一会的斯科,一会印度舞,一会新疆舞,一会芭蕾舞,一会民间采茶舞,看得色狼们哈哈大笑。

  那边的朱雷总算被放下来,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两脚受伤,根本站立不稳。刀疤脸发话道:“真讨厌,让她开口笑” 。几个色狼当然知道怎幺做。他们把朱雷的裸体按躺在地上,由狐狸眼下手,既然把工地上的一跟钢条往朱雷的肛门里捅。柔软的肛门哪里是坚硬的钢条的对手,很快钢条就长驱直入朱雷的直肠,疼得朱雷放声大叫,因为表情古怪,真有点象开口笑,周围的流氓则嘻笑不已。旁边的文音同时则光着身子不停地跳舞。

  凌晨,流氓们又恢复了体力,第三次把两个一丝不挂的女生轮奸。文音朱雷被折磨了一夜,已经毫无力量,象死人一样任由色狼们从各个角度、各种姿势、各个肉孔里向自己的裸体注射精液。最后一个流氓从他们的肉体上爬起来的时候,她们已经连喊都喊不出声了。

  老大一声招呼,五个流氓竟然一起拿起射精后疲软的阴茎开始围着她们撒尿。尿柱当头淋下,顺着头发、脸庞流遍文音朱雷的乳房、脊梁、屁股和阴部,两人互相抱着一动不动,跟早先受的污辱相比,被尿淋已经不算什幺了。

  更让她们受不了的在后头。初中生大咧咧蹲在文音身上,在她的胸脯上竟然拉了一泡屎,然后要朱雷狗爬下,掰开她的屁股说要把自己的屎塞进她的屁眼。虽然朱雷的屁眼被连续开发,但是还没有大到那种程度,塞来塞去除了弄得朱雷一屁股屎外什幺也没塞进去。狐狸眼看出兴趣来,笑道:“你弄错方向了,应该从嘴那头塞。只要让她吃下去,早晚要到屁眼的。” 几个色狼哈哈大笑,都兴奋起来,纷纷拿了屎往文音、朱雷的嘴里塞。

  两个女生已经被污辱一夜,万念俱丧,不料几个流氓总有层出不穷的侮辱人的把戏让她们一遍遍地受不了。但是她们已经没有体力,在微弱的抵抗下每人都被迫吃了一嘴初中生的屎而且当面咽下去。

  “老五岁数小,童子屎大补的。” 狐狸眼到最后还不忘嘲弄。 终于五个色狼扬长而去,留下光身裸体抱头痛哭两个女生。

  两人哭了一会儿,慢慢回复过来,检起被撕得希烂的衣服勉强披上,互相搀扶着走出工地。这是天刚朦朦亮,两人几乎是光着屁股尽力回到宿舍,幸好假期的校园人少,又是早上,没人看见。两人进了洗澡间不停地呕吐,使劲地刷牙、洗澡,希望能把一夜的侮辱彻底 洗掉,但是无论如何把身体外面洗干净,身体里面已经无可挽回地被彻底弄脏了。文音和朱雷累坏了,洗完之后一头扎在各自的床上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朱雷忽然觉得有人在弄自己的乳房。她猛地醒来,发现刀疤脸赫然坐在自己的身边,她大惊,刚要呼喊被人一口捂住嘴,一夜的熟悉使她知道这是高个子的手。边上床上的文音也被狐狸眼和矮墩子制服。

  “我们私配了你们的钥匙,不反对吧?” 狐狸眼嘻皮笑脸地说。朱雷看看窗外,已经又是晚上了,真的希望这是在做梦,可惜不是。

  “来,让她们看看她们自己的表演。” 刀疤脸道。初中生嘻嘻哈哈地拿出一盘录像带,打开宿舍里的电视机,开始放录像。录像里真的是朱雷和文音,在工地的地下室里被肆意侮辱着,从一开始被强奸到最后淋尿吃屎,四五个钟头一刻不差。

  “要不想让全世界人都抢着买带子看你们表演,你们知道应该怎幺作吧,哈哈” 。听了这话,朱雷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的恶梦才刚刚开始。

  当夜,绝望而投降的两个美女被扒光了衣服,在自己的宿舍里,裸体任由五个流氓玩乐。 她们雪白的身体或者被人抱在怀里,或者被人压在身下,狭窄的阴道,屁眼被一次次暴光、污辱,高傲的头颅被人摁在胯下蹂躏。宿舍的铁床被干的急嘎乱响。

  两个光着身子的高雅女孩被人从下铺干到上铺,从上铺干到下铺,又干到地上、桌子上、椅子上,浑身里外沾满精液。五个流氓又强迫她们学习性交、口交的技术,直到凌晨,文音和朱雷光着屁股跪在地上,用刚学的技术,用柔软的舌头舔着刀疤脸和狐狸眼的龟头和马眼,直到他们把精液射在她们脸上。随后,两名裸体美女被迫开着厕所门当着大家的面拉屎撒尿。这一切都被录像。最后,五个流氓拥着两个美女一起进了小小的浴缸,一边洗澡一边继续玩弄。在小小的空间里,两个一丝不挂的美女无处躲藏,只能任人凌辱,暗中饮泣。

  随后的日子里,文音和朱雷在录像带的威胁下成为五个流氓泄欲的玩物。不但在自己的宿舍里毫无隐私可言,随时会被他们进来,扒光衣服摁倒在床上强奸,还要随时听电话召唤,上门去把衣服脱光让人玩弄。在KTV包间,在五个流氓的老巢,甚至深夜的小巷尽头,池塘里,甚至公共厕所里,到处留下两个聪明能干但是无可奈何的美丽姑娘赤身裸体被人性交的镜头。深夜,五个人还把两个女生带进音乐学院的大礼堂,在舞台上打起雪亮的聚光灯,让两人光着身子演奏小提琴、钢琴,同时总有人在拿阴茎捣进姑娘们的阴道。在舞台上表演对两个女生的常事,但是赤脚踩在舞台上,光着屁股被人从背后性交着,还要同时弹琴、拉琴,这实在是她们难以承受。

  有的时候,五个小流氓还把两人当作礼物来招待自己的狐朋狗友。两个女生被强迫光着屁股唱歌、跳舞、弹琴,在流氓们的怪叫声中口交甚至手淫,然后在大庭广众之间被人摁倒强奸。在换人的空隙,朱雷看着身边文音长发零乱,雪白的肉体被长满黑毛的流氓的裸体凄惨地压着,修长的光腿在空中乱舞,光脚丫肮脏不堪,脚趾忽而紧绷,忽而叉开,阴道被阴茎狠狠插着,柔软的屁股被压得扁扁的,不知羞耻地露出肛门,她就想:这种日子什幺时候结束啊?!



片亚洲综合